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求职攻略

名人演讲稿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赵晓的演讲

时间:2020-07-04 14:04:56

  刚才戈登先生在讲的时候我一直在很认真地听,从他讲华尔街的历史,到今天金融海啸里面的麦道夫的骗局,的的确确这条线索就是刚才金岩石讲到的蛮横生长,我们看到这个市场总是不完善,华尔街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,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也没有完成,所以还会有像麦道夫这样的人出来。但是另外一方面的确华尔街又制造了,我们看美国这样一个壮盛,美国的增长,美国在世界的强势,跟华尔街是很有关系的。

  包括在前几年大家谈到为甚么美国强大?为甚么美国在世界上是一支独大,通常都会谈三个强势。第一个就是美国的军事强势,听说世界120个国家加起来,军事气力比不上美国一家。第二、美国的科技强势,互联网的革命是美国引领的。第三、就是美国的金融强势,所以我们看到了两面。第一面就看到了华尔街的负面性,包括整个金融制度的不完善性。第二个又看到了华尔街以,整个美国金融产业对美国做出的巨大的贡献。

  假如让我做一点评论我有这么几个观点。第一假如十个经济学家在一起会有四种观点,华夏时报邀请了两位美国可以说都是大腕级的人物到中国来,但是你们留意到这两个人物的观点实在就很不一样。克鲁格曼更多地要主张政府要调控的,假如看过他在1999年写的萧条经济学的回回,你们就会主义到,那个时候他就反对市场,市场已不工作了,还谈甚么市场,这个时候政府赶紧印钞票,他构筑了一个“薄膜市场”的模型。他说萧条的时候也是这样。我们看到这一轮不论是美国、中国还是各个国家,都在大印票子,都在烧钱,都在疯狂地给市场提供活动性。所以我们看到市场过山车式的反映。我又问金岩石,金岩石说往年的股票最多是2500点,他说年末会掉到2500点,我说你弄清楚,我们问的是最高点位,所以他肯定没有猜测到。就是他没故意想到各国政府如此的疯狂,而这个范文之家提[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赵晓的演讲http://www.FwJIa.cOM 欢迎您访问范..文.家]供整理}正是克鲁格曼的思路。

  但是在戈登的思想里面我觉得还是比较主张市场,而且在某种角度上来看,乃至可以回因于极真个市场派。就是政府甚么也不要管,你今天管了,把它小毛病解决了,将来反而会弄出个大毛病的。所以跟克鲁格曼应当说有很大的差别,特别是在政府的作用上。整个差别是蛮大的。

  我们对我们中国政府来讲,我们应当怎样做、应当怎样想,我想这大概是我们一个挑战。不过很清楚地是,今天的中国人已不会跟随任何一个人跑了。不论是戈登还是克鲁格曼,我们在底下都是听,同时代有批评性的听,不会说单纯地成为某一个人的粉丝,某一种观点推到一个极端。比如说二十年前到中国来讲市场,所有人都会喝彩雀跃,以为这个市场是完善的,有了这个东西就全弄定。而今天我们发现,市场没有完善的市场,市场不是上帝、市场不是万能,在市场当中你找不到,你可以呼唤一个理想的市场,但是不存在。我们前面说美国,说美国的金融是蛮横生长,假如美国都是蛮横生长,那末中国呢?中国恐怕是蛮横多少个平方了,不问可知,由于美国事我们的老师。我们觉得美国的金融制度、监管各个方面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,就像平安一上来,说AIG是我们学习的榜样,但是我们看到这些老师已倒下了,AIG倒下了,华尔街倒下了,美国的金融海啸带给全球的崩溃。我在美国的时候,跟他们开玩笑,我说你们为了走出自己的一个极端,而不惜烧毁全球的屋子。你们比较聪明,以金融创新为名忽悠全球,实在你们卖的金融产品就是有毒奶粉,这就叫灾难。就是这么一个东西。所以我们现在已,我觉得我们学会比较冷静、理性地看题目,中国人一个特别大的文化上风,我以为我们传统文化最好的一个底蕴,就是中庸之道。中庸之道是最好的,就是我们不太走极端,能够比较冷静、理性,包容,同时认真地往看一个题目。

  今天关于金融市场也是这样,我们既要看到它浑身的血污,但是也要看到这个孩子在长大,为这个家庭做出的贡献,所以今天也是一样的,我们也要看到市场的重要性,假如不看到市场我们就没有一个人到达富裕的彼岸。但是市场这条船是一直漏水的,要不停地堵这个漏。另外一点很重要的,我们要建立一个财富的伦理的根基。在这里我深化一下戈登先生的一个思想,由于他没有谈到这一块,在他的书里面也不太谈到这一块,由于在美国的文化中他觉得这些都是自然的,他在那种语境中说话。但是我们在构筑今天中国市场经济的时候,我们在构筑一种文明,我们要重新面对和审阅这类文化背景。我们知道美国的早年有一个清教徒的背景,当年飘洋过海往美国的那样一批人是有信仰的,有理想的一批人,他们依照自己的信仰和理想来构筑美国,而且也希看美国成为全球的榜样、一个范本。这个目标他们也实现了。但是我们看到今天的美国已完全腐化,今天后来人的后裔,和今天到美国往的那些人和当初的美国人不是一种人。所以我们看到今天美国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,但是它深进的背后是美国的文化危机。当我们说美国有这个题目、有这个危机的时候,不见得我们中国就没有,不见得我们中国就比它做的好。所以我觉得中国今天能够很荣幸地一路到今天的位置,特别是金融海啸以后,我们说提早十年、二十年进进大国舞台的中心。包括上个世纪中国人能做的事情,只是追寻诺贝尔奖得主,往采访他们。但是今天中国有实力可以把这些诺贝尔奖得主请到中国来对话,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。假如说美国事班长, ([!--t资/料来.源,于:/网 ]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赵晓的演讲(2)www.fwJIa.com 】 那末中国就是副班长。

  即使是这样,我们看到中国面临的挑战是很大的,由于我们很年轻,身强体壮,抗病性也很强,金融危机来我们也不怕,二愣子,金融海啸我们也不怕,我们有的是事情来干,有的是钱来干事,就靠这两点我们还可以走出往,但是实在不意味着我们的根基比美国好、我们的制度比美国好,这实在不意味着我们不要向美国学习,包括美国正反两方面的消息。我们要继续凝听大师的教诲。与此同时我们请他来是激荡我们的思想,但是不要代替我们的思考。谢谢。

  更多有关赵晓的先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