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岗位职能

优秀作文:爸爸不是好男人

时间:2020-07-31 20:05:58

  爸爸不是好男人

  自从与女儿在公司走廊上大吵一架之后,陆原去单位都有意错开高峰避着熟人,他知道,家里那堆破事早成了公司同事津津乐道的八卦。

  硝烟事件

  父亲惊闻女儿丑闻

  陆原的女儿陆孜一年多前因丈夫出轨离婚,之后一直情绪低落萎靡不振,连她从前倾注了很多心血,经营得颇有特色的两家服饰店都懒于打理,整天泡在微信陌陌上,与陌生男人神吹鬼扯。

  两个多月前,陆原接获一则把他轰得七窍冒烟的重磅消息。

  公司里一关系较好的同事告诉陆原,公司正在风传女儿陆孜竟然和一个他们的旧日老同事厮混在一起!那个老同事离职已经两年,以前与陆原分属不同的项目部,一年也就打两三次照面。虽不是太熟,但陆原对他早有耳闻,风评极差,一屁股风流故事。连旧日同事的女儿都不放过,可想而知人品差到了什么程度!

  急火攻心的陆原给女儿打电话问清真相,陆孜避而不谈,说:“这是我的事,我自己知道,不用你管!”

  “有你这样的爸爸,我也觉得很没面子”

  一向粗暴的陆原难得地在电话里苦口婆心:“我知道你离婚之后心情不好,但怎么都不应该和我身边的人搅在一起啊,你让你爸的脸往哪里放?!那个人有老婆有娃儿,又喜欢在外面乱搞,你和他在一起不可能有将来,你图个啥子?!”

  电话里的陆孜冷笑着不屑地说:“我又没想和他有将来,也没想过要他离婚,我们就是现在在一起很开心,享受当下。再说了爸,你这么生气着急,还不只是因为你的面子,未必还真的是关心我嘛,你当年和妈离婚的时候我就说了,今后,你们谁都不要管我!还有,你有什么资格管我,你的小情人儿还少吗?我有没有给你说过,有你这样的爸爸,我也觉得很没面子?!”

  父亲甩了女儿一耳光

  陆原气怒交加,差点气出病,甚至一度想找人收拾那个极品老同事。而女儿这边,他住江北,陆孜住南坪,想管也管不着。本想着事情已经发展成这个样子,两个人也就是鬼混一下,可能过段时间自然就散了。7日那天他在总公司开完会出来,走廊上碰上来办门面手续的陆孜,就想逮着机会规劝女儿几句,大意是,年轻轻的,正儿八经找个好男人嫁了,不要再和这种烂人纠缠。哪知陆孜没好气地呛了回来:“说个屁,你都不是好男人,叫我去哪里找好男人?!”

  啪!震怒的陆原一挥手就甩了陆孜一耳光,陆孜涨红了脸,声音抛高八度一步步逼过去:“打噻?你继续打!”

  脸红筋涨的父女俩被过路的陆原同事拉开了,陆孜捂着脸离开时那个仇恨的眼神,狠狠地扎进了陆原心里。

  此后至今,父女之间没有半点联系。

  父亲的哀伤

  她只看见一个“坏男人”,就没看见一个“好爸爸”吗?

  我知道陆孜恨我,我的确是一个失败的父亲……唉!我的那些事我就不说了,但不管我和她妈是怎么回事,我个人又是怎么回事,我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幸福,能避免伤害,能远离那种我们男人都看不起的男人远一点。

  陆孜觉得我只是为了面子,的确,我是觉得很丢面子,一个圈子里面,好尴尬嘛,相信谁都可以理解。但我更在意的是她的人生,我对她有再多的亏欠,当年离婚的时候,还是争取抚养她,担心她妈另外嫁了人,对她的安全和成长不利。我也一直在努力挣钱给她提供好的条件和受教育的机会,她大学毕业想开店,其实我很不赞同,毕业就开店,大学的专业就完全丢了。但是她倔起要开,我就提供资金给她开店。当年她结婚装修新房,她和她前夫都没有时间去管,那套房子还是我盯着装修出来的,还出了不少力,累得腰痛了几个月。这些,难道就不算父爱?父亲可能是在表达上有些欠缺,但我对她的关心,她也应该看得到呀,我可不可能害她?她那样跟我说话,太伤我的心了。无论如何,还是希望她的人生,自己好好把握,不要自己把自己毁了。

  女儿的愤恨

  好男人就像鬼,听得多,就没遇见过

  他敢不敢把他的故事讲出来!肯定不会!他当年一穷二白的时候把我妈从外地骗过来结了婚,有了点小钱就开始在外面找女人,我妈忍无可忍跟他离婚。我妈是受害者,但是我也恨她,当时我才15岁,我很想和妈妈一起过,和她一起离开重庆,但是妈妈居然争都没争就把我让给了爸爸,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好,我跟一个破坏了我们家庭的女人一起生活,怎么可能过得好!不过那个女人也遭报应了,后来我爸跟她结了婚还不是照样在外面有女人。

  这个世上就没有真正的好男人,当初我认识我前夫的时候,他又老实又木讷,连我爸过目都觉得肯定是个本分人,后来还不是跟他公司里的女的扯来扯去,我本来就是图个老实安稳,一气之下就离了婚。我身边最重要的几个男人,都让我这么失望,我还怎么相信男人?

  跟刘(陆原老同事)这事,说来是个意外,大概大半年前一次我跟朋友去KTV唱歌,碰到了他,他在另一个包厢,请我过去喝酒。那段时间我刚离婚,心情非常郁闷,加上喝了酒就跟他聊了些心事,那时我们也没有什么。只是那天加上了微信,我们偶尔在微信上聊几句,聊着聊着就聊出感情来了……

  我也觉得跟他有这些事很不好,毕竟还有我爸的关系,但是这种事控制不了。我也的确没有想过要拆散他的家庭和他结婚什么的,他的这些事,他老婆早就习惯了,根本不过问这些事。

  我也知道就男人而言,他也靠不住,但也正因为对他没有期待,所以我们在一起很轻松,他给了我片刻的温暖和被爱的感觉。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去跟谁相亲,谈婚论嫁,索性就这样,就当过渡。

  我恨我爸,恨他让我生下来,又让我的人生这么凌乱。他这次打我,我倒不会放在心上,我也知道他是急了,是为我好。我只是觉得烦;他自己是什么男人啊?!他的感情观和男人论,怎么可能说服得了我?!

  记者手记

  言传千遍,不敌身教入心

  父亲作为女儿人生中接触到的第一个亲密男性,充当了女儿人生中至关重要的“异性认知”作用,他的语言和行为,都会直接或间接地植入到女儿的思维中,这来自原生家庭的影响是会作用一生的。

  陆家父女的故事完全阐证了父亲“为父不端”产生的破坏力,也足以警醒更多“说一套做一套”的父母们。很多父母总认为,他们与孩子在不同的房间就是不同的空间,自己过着扭曲混乱的感情生活,却能通过说教便能让孩子心存明媚,长成他们自己都力不能及的好孩子。

  这符合逻辑吗?要知道言传千遍,也不会比以身作则的身教入心。父母们要做的,不是讲对的道理,而是用行为语言影响孩子。

  但对女儿来说,也不能把所有的过错赖在父亲头上,毕竟作为一个成年人,要有自愈能力。要知道眼下与人苟且的温暖不过是饮鸩止渴,打起精神去寻找真正能温暖一生的人吧!

  不能没有爸爸

  女孩是爸爸的心肝宝贝,爸爸非常喜欢她,每天晚上睡觉前,爸爸都要亲吻她的小脸。

  这天,已经很晚了,爸爸还没有回来。妈妈让她睡觉,她不睡,说要等爸爸回来亲吻她。可是左等右等,爸爸一直没有回来。她坚持不住,先睡下了。

  睡到半夜,妈妈的哭声把她惊醒。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躺在被窝里不敢动。她听见了爸爸妈妈的对话。隐隐约约中,她知道爸爸犯了罪,要出逃。妈妈哭泣着说:“你能逃到哪里去?逃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爸爸安慰妈妈:“不要哭!能逃到哪里算哪里,能逃一天算一天,总比坐牢好吧!”顿了顿,爸爸又说:“对不起你和孩子了,你一定要照顾好孩子啊!”

  妈妈去收拾东西,爸爸来到女儿床边,俯下身子,亲吻女儿。没想到,女儿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,哭着说:“爸爸,我不让你走。”他强装笑脸说:“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,你在家里听妈妈的话。”女儿说:“爸爸你骗我,你和妈妈说的话我都听见了。我不让你走。”爸爸说:“好孩子,让爸爸走。不走的话,就要被抓去坐牢啊!”女儿使劲搂着爸爸的脖子:“坐牢我也不让你走。”他生气了:“难道你忍心让爸爸坐牢?”女儿说:“你坐牢,我还有地方去看你,我还有个爸爸。你走了,我到哪里看你啊?找不着你,我不就没有爸爸了吗?我不能没有爸爸。”他也流泪了,一边亲吻着女儿,一边说:“好,爸爸不走了,乖女儿不会没有爸爸的。”

  妈妈已经收拾好了东西,他说:“放那儿吧。听女儿的,明天,我去自首。”

  带爸爸看病

  星期一上午,白医生的诊室进来一个消瘦男子。年纪轻轻的却有些驼背。白医生微笑着问:“你哪儿不舒服?”男子摇摇头,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。白医生以为是X光片,接过来一看,脸色大变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那是一个大相框,里面镶着一幅遗像!

  大清早遇上这事,白医生很火大:“这里是看病的地方,你这算什么?捣乱?”男子眼睛一红,两行热泪从脸上滚落,断断续续讲起了自己的故事。

  来人叫杨永财,遗像上是他的爸爸。杨永财12岁时,被检查出强直性脊柱炎,每年都需要大量的医药费。爸爸为了给他治病,去了黑矿场做苦工。短短两年,爸爸便病倒了。妈妈要带他上医院看病,可他死活不去,说拼命挣来的钱要给儿子治病,可不能让他糟蹋了。后来,他天天吐血不止,家里人整整劝了三天,最后儿子以不吃药相威胁,他这才答应上医院做检查……

  白医生十分唏嘘,递过一张纸巾,关切地问:“答应来检查就好,后来呢?”

  听了白医生的话,男子刚擦干的眼泪又止不住了:“都怪我不好……”

  临走前,爸爸说要换衣服,让家人先下楼,他很快就下来。杨永财和妈妈等了很久,于是上去敲门,门锁着,怎么喊也没人应。家人把门撞开一看,爸爸趴在地上,脑袋淹在一个盛满水的脸盆里,早已不动了。桌上有一张纸条:儿子,好好孝顺你妈。

  白医生惊呆了:人类都有求生的本能,要把自己淹死在一个脸盆里,必须要有十分坚强的意志,克服求生本能啊!

  驼背男子讲完爸爸的故事,摩挲着相框,哽咽道:“请医生不要生气,我并不是有意冒犯,只是觉得爸爸为我付出这么多,无论如何,我也要带他到医院来看看病……”

  白医生鼻子一酸,挥笔在诊断结果一栏,庄重地写下:一位伟大的父亲。

  坏爸爸联盟

  你复员回来的那年我八岁。你远没有照片上神气,我对你有点失望。你骑着马,驰骋在草原上的照片,一直放在我的床头。那是比奥特曼还牛的人物,同学都羡慕我有一个英雄爸爸。但那天的你,唯一像照片的地方,就是那身旧军装。

  你找不到工作去路口修车,从不给我零用钱。一天晚上,你还把妈妈气走了。我哭着找妈妈。你大声吼道:“不许哭!去睡觉。”我钻进被子,你躺在我身边,安静得像座雕像。

  我上初一那年,参加了学校的摄影活动。周末,我和陶飞在他家整理街拍素材。客厅有开门的声音,然后我就看见了来做保洁的你。你瞥了我一眼,就去打扫了。

  晚上你回来,我对你说:“喂,我已经不求你是个英雄了,但求你别总让我丢脸行不行?”你看我的眼神,就像5年前我第一眼看见你,那么陌生。

  说说你的网上“坏爸爸联盟”吧。聘请你的一半都是单身父亲,他们和你一样,是孩子眼中的坏爸爸。

  那天放学回家,我打开被你用的还散发着余热的电脑,发现你把我的一篇资料弄成了乱码。我生气地说,“喂,你必须给我弄回来!”之后,你在客厅里的打字声,响了一夜。资料又出现在清晨的文档里。而你,早已奔赴某个不起眼的工作。然后,我看到邮箱里有一封“坏爸爸联盟的邮件”,上面写道:“小威,对不起。其实,我是想通过网络,学习如何做个好爸爸。”我没有回复,但心里有些痛。

  16岁时,我认识了谭磊。我们经常翘课。后来,教导主任忍无可忍,决定通知家长。谭磊跳上窗台说,叫家长,他就跳楼。我也跟着蹿上窗台。

  你还是来了。你说:“你想跳我不反对,可你就算学人家跳楼,也请你换扇窗户。”我差点被你气到楼下去。我说:“你让我跳,我偏不跳。”现在看起来,这是个多棒的激将法。

  今年,我毕业了,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。而你现在你成了某出租车公司的司机。

  高考结束后,我参加了第一届“坏爸爸联盟高考庆功会”。那天,作为创办人的你,站在聚光灯下,说:“我想用一首歌,送给最让我引以为傲的儿子,路小威。虽然我没能做一个你心目中的英雄,但我会努力做个好爸爸。”接着,你唱起那首《梦中的额吉》。我仿佛听见你对我说,草原上的男孩,策马扬鞭,因为他们要让自己快一点长大。

  散会后,我坐在你的车子里,看见街角修车的师傅,看见阳台上擦窗的家政服务员……那一刻,我的眼睛有点热。

  这一天,我第一次坐你的车,也第一次为你掉下眼泪……这么多第一次,只代表一件事,就是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崭新的开始。不是吗?

  后来的爸爸

  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,他打量我片刻,然后仰着小小的脑袋对我说:“我不会叫你爸爸的,我爸爸叫陶大兴,比你帅比你高。”我笑了,蹲下来和他平视:“好吧,那你想叫我什么?”他的眼珠转了转:“我妈妈说你姓于,我叫你大于。”我也装着想了想,才说:“同意,你叫我大于,我叫你小点。”他愣了一小会儿才说:“好吧,我也同意。”

  点点拒绝我靠近:去幼儿园坚持让妈妈接送;得了小红花,躲着我告诉妈妈一个人;我送他的礼物,他会放到一边拆也不拆……

  那天妻子从幼儿园接点点回来,妻板着脸,点点的脸上却是泪痕斑驳。原来点点的亲生爸爸带点点出去玩了半天。我蹲下来,用纸巾帮他擦眼泪。这一次,他没有拒绝。

  我说:“要不以后我去接你,如果你跟爸爸出去玩了,我不告诉妈妈,这样好不好?”他点点头。从那以后,点点默许了我去接他,但是并不和我多说话。

  点点五岁生日那天,吃过饭准备洗澡,却忽然不让妻进浴室。他在里面喊:“妈妈,我长大了,我是男的,你是女的,你不能进来!”妻在外面啼笑皆非,我问他我可不可以进去,他在里面想了半天:“好吧。”

  门开了一道缝儿,我进去给他洗了澡。洗完后,出去拿了他的小睡衣,很认真地问他:“穿好衣服再出去见那个女人好不好?”

  他笑了,大声说:“好。”于是点点五岁后,我开始承担给他洗澡的义务,也开始频繁听到他唤我,“大于,不要这件衣服,要另一件。”“大于,飞机不飞了,你要修好它。”……

  我参加了点点读幼儿园最后一年的运动会,有一项是家长独自参加的比赛——百米短跑。点点看着我说:“我想让你跑第一,想要你比所有小朋友的爸爸都棒。”我的心一暖,脱口而出:“好,我一定拿第一,送你一枚金牌。”

  冲红线的时候,我的脚扭了一下,人带着红线一起重重地摔了出去。那天,我瘸着腿领了那枚金牌,回来挂在他的脖子上。他踮起脚在我面颊上亲了一下,我的腿立刻不痛了。

  一年后,点点读小学,报名时,我在父亲一栏写下我的名字。等我填完,他忽然把我拉到一旁说:“大于,以后我叫你于爸爸,好吗?”我用力而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  于爸爸是个有点特别的称谓,但对我和他来说,这样的认定,已经足够温暖。

  和爸爸同桌的日子

  郭小亮和郭登父子俩见面从来都横眉竖眼,别人是在父爱中长大,郭小亮是在巴掌中长大。长到十几岁,他和父亲的牛脾气是谁也不让着谁。

  这不,班级足球比赛输了,郭小亮也怪罪老爹,说因为老爹没给他买新球鞋。

  回到家后,郭小亮盘算怎么找郭登的茬。但是很晚了,爸爸也没回家。后来,爸爸的同事高叔叔来了,说爸爸在工厂维修仪器时,被高压电击中,现在医院抢救。

  郭小亮一听急了,丢下高叔叔就向医院跑去。结果过马路拐弯时,一辆卡车冲了过来,郭小亮被撞飞了!

  郭小亮直直下坠,当他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堆高大的麦垛上。旁边一个男孩手握叉子,好奇地看着他。郭小亮觉得男孩的五官很熟悉,“这是哪儿?你是谁?”“这是坝上村,我叫郭登,咦,刚才麦垛上明明没有人的啊。”郭小亮也呆了,不会吧?难道他是我爹?

  这时郭登妈走来了,她看到小亮,“哟,你这么快就来了。”郭小亮又吃了一惊,这不就是年轻时的奶奶吗?“路上累不累?”奶奶关切地问,“郭柱啊,你爹说让你和郭登一起住段时间,要好好相处啊。”郭小亮明白了,原来奶奶把他当成了大伯郭柱,看来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。

  吃过晚饭,郭登正愁眉苦脸地做着数学。郭小亮瞅了一眼,小学四则运算而已。“嗯,先乘除后加减,括号里的优先。”郭小亮指点他爹。郭登抬头崇拜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真厉害。”

  在跟郭登一起上学生活的日子里,郭小亮逐渐地了解到郭登的手劲为什么那么大?这都是长期劳动练出来的;也知道了他为什么老被长大后的郭登打耳光,原因是,郭登他爸曾说过,棍棒底下出孝子,娃娃不打不成器……

  郭小亮看到郭登每天学习都很用功。那天郭登说:“我得好好学,等考上高中,有了知识,咱家条件也能好点。”郭小亮有些心酸,现在的郭登还不知道,爷爷在郭登14岁那年被困在矿井里了,从此郭登辍了学。

  郭小亮问郭登今天几号?郭登说×月×日啊。郭登话音刚落,郭小亮便跑了出去。

  父亲以前曾说,爷爷是在×月×日那天出事的。如果能及时赶到矿井,或许能避免事故的发生。郭小亮跑到矿井前,不顾大人的阻拦,钻了进去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他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郭小亮再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医院里。他老爹郭登坐在他旁边打瞌睡。

  “爸……你被高压电击中,没事吧?”郭小亮问。“侥幸不死,都是为了给你买东西加班害的!你这小子,半夜在马路上乱窜什么?”

  郭小亮笑了笑,感到浑身酸痛。他看到床边放着一个大纸盒,里面放着一双崭新的球鞋。